苦楚,盼望她们遗忘,而历史,不能忘,也不敢忘!吾辈

2017-12-15 11:02

  今天是12月13日

  南京大屠戮逝世难者国度公祭日

  80年前的那场血雨腥风,成为整个南京城,全部中国,一道永远无奈磨灭的创痕。时间流逝,还有多少亲历者可能证明那段悲惨历史。

  一座群雕居然引起外交纠纷

  2017年9月22日,韩国、中国、菲律宾“慰安妇”受害者群雕在旧金山圣玛丽广场落成,警醒众人牢记日本侵犯者带来的灾害,珍爱和平生涯。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座象征着爱护和平的群雕,却在日美之间,掀起了不小的外交风波。

  大阪市长吉村洋文屡次抒发对旧金山将雕像市有化的反对,因为旧金山市市长李孟贤有权在10日内否决议会决议,吉村洋文以解除姐妹城市关系作为要挟,要求李孟贤行使否决权,并提出与李孟贤直接谈判。

  今年9月25日,吉村洋文和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一起前往美国驻日本大使馆,对美大使表白强烈不满。日本内阁官房主座菅义伟表示,留念雕像与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的态度相抵触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曾对旧金山市议会通过决定表示“极度遗憾”,并请求市长否决策会决议。

  李孟贤于10月2日回复吉村洋文,信中表现对大阪市斟酌终止姐妹城市关联深感遗憾。11月23日,吉村洋文又收到李孟贤的邮件,邮件拒绝会见恳求,并表示在慰安妇雕像问题上不探讨的余地。

  图片丨韩公民间集团在“和平?女像”旁聚会

  “她们”现在怎么样?

  2007年4月27日,《扬子晚报》登载了一篇《“慰安妇”活证人雷桂英逝世》的新闻。

  当年5月,已经90高龄的周粉勇敢敢地站出来,公然了自己被日军强征“慰安妇”的阅历。随后越来越多的白叟们站了出来,“慰安妇”也再一次走进了大众的视线之中。

  那种恐惧!胆怯!我永远不会忘却。有时候在晚上,那种恐怖还会袭来。有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,天逐步黑了,由于曾经就是天黑了,我就被一次次强奸,即使当初看到入夜的时候,我依然能领会那种感到朝我袭来。这种害怕从未消散!

  ??荷兰“慰安妇”幸存者 2001年采访

  扬?鲁夫( 94岁)

  父亲不见,母亲不见,哥哥、弟弟不见,一讲起来心里也疼痛。

  ??中国“慰安妇”幸存者 2016年采访

  符美菊

  在这之前,我看见一个男人,我的心跳都会加快,因为老是设想他们是日自己,要来抓我而觉得惧怕。

  ??菲律宾“慰安妇”幸存者

  纳西萨(88岁)

  到现在呀,病蛮多,这儿痛啊,那儿气痛啊。

  ??韩国“慰安妇”幸存者 2016年采访

  毛银梅

  每当想起(被)强横时,我都哭了。我的命苦啊。

  ??中国“慰安妇”幸存者 2016年采访

  陈亚扁

  家住海南省临高县南宝乡的林爱兰,同样被日军“慰安妇”轨制祸患毕生。出生中医家庭的林爱兰,16岁时加入了抗日游击队。1943年2月的一天,林爱兰和医护队的几个女战友,去村子里筹集食粮,途中不幸被日军捉住,带到临高县南部的加来,白天建机场做苦力,晚上遭遇日军性暴力损害。右大腿筋骨被打断,母亲惨遭日军杀戮。

  抗战成功后,林爱兰谢绝了很多小伙子的求婚。在她的床头,一根铁矛整整随同着她几十年,她就把铁矛一直这样放着。家里还养了狗。据她的养女先容,整整多少十年只有铁矛跟狗在身边时,她才有保险感。

  图片丨林爱兰床头的铁矛

  他带上老母,去东京讨说法

  1944年4月至12月,日本陆军动员贯串中国河南、湖南和广西三省的豫湘桂战斗。11月11日,桂林沦陷。恶运来临到桂林荔浦的瑶族妇女韦绍兰身上。那天,她背着女儿刚走出躲避战火的岩穴就被日本兵抓住,用卡车拉到马岭镇沙子岭村陈家大院的日军慰安所。

  那鬼子把我关在了房里头,就关在这里。鬼子好毒的,他强奸你,这个鬼子也强奸,那个鬼子也强奸。关了两三个月,脏衣服,拿去洗,日本人没管得我那么紧。我就起来,解小便我就看路,从这巷子挤钻出去,挤钻出去到大路,我就跑了。

  ??中国“慰安妇”幸存者

  韦绍兰(93岁)

  可怜的是,逃回家未几后韦绍兰的女儿就生病夭折。在苦楚中她发明本人怀孕了。在婆婆的保持下,韦绍兰生下一个男孩,取名罗善学。可是村庄里的人也叫他“日本崽”。罗善学从小到大就始终想搞明白这是为什么?

  图片丨罗善学与母亲韦绍兰

  2010年12月,罗善学陪母亲赴日本东京参加听证会。他等待找到亲生父亲,有些话想当面问问他。

  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资讯排行

 

推荐阅读